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金嘉】恒星

恒星。

金嘉向。

甜的。没了。

————————

恒星,是由引力构成发光的离子体。

在核心进行氢融合成氦的核聚变反应,从恒星的内部将能量向外传输,经过漫长的路径,然后从表面辐射到外太空。

那恒星的耀眼光芒经过漫长路径送达眼前,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级别的浪漫。金独自一人在登格鲁巴星的时候常常仰躺在地上望向宇宙夜空,璀璨星辰变换无端倒映在他蔚蓝色的眼睛里,面对着广阔壮美的星空反而更能感受到自身的渺小。饱含敬畏之心之下,金总会抬起手臂伸出手想要用指尖触碰那温暖光芒。

不过徒劳,手掌抬起舒张又合拢,空留耀目光辉洒在手面。

嘉德罗斯那类人,就是恒星一般的存在。嘉德罗斯那强大的力量就像是气体塌缩后引起的疯狂聚变,又像是一个孤傲的孤星沿着自己的轨迹不断前行着,旁人越是靠近越能感受到令人灼烧溶解的恐怖热量。

和嘉德罗斯初次见面时,由于沉浸在看到发小格瑞的喜悦之中,金在兴奋之下一不小心掰下了搬运机器人的头。警报蜂鸣左右摇晃之下从即将坠毁的飞船上飞了出来,现在金面露惊恐直冲冲的冲着和格瑞对峙的那位金发人物飞去,即将用脸进行攻击时却被对手的手下毫不留情的打飞。

抱怨着一如既往的坏运气的金揉搓着自己被撞疼了的鼻梁,从石块缝隙中抬起头来站起身和严严实实遮挡在雷德和蒙特祖玛对视了个正着。

四目相对之时,金窥探到了嘉德罗斯那双纯粹金色眼睛里的疑惑和好奇。

那份情感纯粹的就像是冬日洒下的暖阳明亮却不显灼热,如果没有之后发生的不愉快和嘉德罗斯一口一个的蔑称“渣渣”,金觉得自己可能是喜欢嘉德罗斯的吧。

金的确是喜欢嘉德罗斯的。

天生动物的趋光性的吸引使之飞蛾扑火般一次次接近,再怎么样灼烧感到痛苦也永不退却。金一开始只是在意第一名和对那狂放傲慢脾气的不爽,再到对他强大实力的佩服和隐约着迷。越来越多的好奇心和好胜心在不断战斗和彼此追逐中,逐渐沉淀化为浓郁奥妙的情感。直到某一天后金半夜梦醒,掀起被子凝视着自己的被子上的印记羞红了脸,最终自暴自弃的把脸埋在手心看清了这个事实。

想要和他相遇说说话,哪怕也是被叫骂渣渣和废物;想要用手去拥抱他,哪怕得到的是毫不客气棍击和雷霆般的攻势;想要亲吻着他耳廓描摹着他耳鬓发梢悄悄把喜欢他的这份心思告诉他。


“嘉德罗斯!”

由于嘉德罗斯时常来找格瑞干架,两个小队的人也达成了微妙的交际关系。即使是对嘉德罗斯饱含敌意的紫堂幻态度也渐渐麻木而软化下来,更不要说是本身就对其抱有好感,某种意义上早就“背叛”了团队的金。

金屈起手指双手呈喇叭状比在嘴边,呼得深吸了一大口气大声叫嚷出他的名字。迎着敌友双方投来的好奇目光,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攻击都为之一顿。看到嘉德罗斯投来的目光,金头脑一热闭上眼睛自暴自弃地喊出心里的话,脑袋发晕之下慌慌张张羞红了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想再多和你呆在一起。所以我会努力成为大赛的胜利者的!”

听到周围突然寂静无声。半晌金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都快要觉得自己没脸看嘉德罗斯了,嘴唇蠕动两下从喉咙里挤出一句。

“你的回答是……?”

听到这番比起告白更像是挑衅的话,嘉德罗斯不动声色地挑起眉梢。大罗神通棍随着主人意念猛地伸长擦着金的脸颊重重砸在地上,金惊愕之下死死摁着帽子防止被气流吹起,棍击之下地面出现蜘蛛网状裂纹,土块崩裂碎石飞溅。

“说什么胡话,渣渣。”

那块发光发热的恒星在金的头顶飞着,傲视天地,用一击棍击打碎了金的心意。

“对于你这种一只手就能碾死的渣,想要和我多呆在一起,别开玩笑了。凹凸大赛可不是你过家家的游戏。”

“想要成为大赛的胜利者,你这种渣渣还差着一百年。”

嘉德罗斯仿佛是失去兴趣般把草草结束了和格瑞的打斗,纵身一跃从半空中飞下双脚踏地。随手将武器往肩上一扛,侧眸扫过一旁呆滞的雷德和手握刀柄的蒙特祖玛不悦的稍稍咂舌,看也不看告白的金出声斥责。

“喂,别看了。走了。”

被拒绝了啊。

这样的回复金一点都不意外,嘴里细细咀嚼着嘉德罗斯回应的每一句话,在舌尖上回味着每一个词汇,每一次回想都是像金吃到调味品里喉咙里止不住的辛辣。但是单想到自己的心意传达出去,令嘉德罗斯知道这一份喜爱的存在,金脸上的傻笑就止不住的扩大。忽视离去时雷德的挤眉弄眼,直到队友焦急簇拥过来上下询问。

“等等等等等等金你表达的不是那个意思吧?”

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蔚蓝色眼睛满是茫然无措,点了点头。

“对啊,我喜欢嘉德罗斯。”


比赛永远不会只充满愉快。

既然是比赛必然会有胜者和败者的存在,即使是呼唤着胜负不重要也不过是为比赛的残忍本质加一层虚伪粉饰。即使是金也明白这种血淋淋的现实,但是实际上接受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了。

废墟之上,建筑倾颓四处黑烟蔓延,悲风哭嚎空气中原力躁动不安,毁天灭地的打斗声逐渐平息。

“真是狼狈啊,这副乱咬人的丑陋狂犬模样。”

嘉德罗斯一脚重重踩踏在金的胸口,肺部一阵抽痛之下金从粘稠黑暗醒来缓缓睁开眼睛。金用力咳嗽了两声仰视着嘉德罗斯一时无言以对,如同溺水的人看到浮木般抱住了嘉德罗斯的小腿。

金原本好看的蔚蓝色眼睛此刻却变成了猩红色,灰白色刘海贴在额头满身灰尘说不出的沧桑和狼狈,即使被压制在地身后的漆黑箭头也不安分的四处扭动着散发着恐怖地危险气息。而此时嘉德罗斯也同样狼狈,衣衫围巾早在打斗之中有了破损,仿佛能量用尽一般又被蒙上已成灰尘。

难言的浓郁悲伤如同潮水涌上金的心间,金抿抿嘴眼睛湿漉漉地望着嘉德罗斯,喃喃出声。

“嘉、嘉德罗斯…”

那位嘉德罗斯轻啧一声轻而易举的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不紧不慢的把鞋子在他胸口轻碾两下蹭去灰尘。下巴一扬金色双眸耀耀生辉,围巾下的脸牵出笑容冷漠又饱含讥讽,挥手招来略有破损的大罗神通直直钉在金的背后蠢蠢欲动的箭头上。

“我说啊——想要成为大赛的胜利者,你这种渣渣还差着一百年。”

金猛地一怔,同样的情景浮现在眼前此刻画面竟然像是要重叠一般,灰白色发色渐渐褪去染上金色色彩,不详的猩红色逐渐被驱散换回平静安详的湖水蔚蓝。

金努力挤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对嘉德罗斯伸出手,而嘉德罗斯给他一记眼刀不顾其伤势动作粗暴的扯他起来。

废墟之上两人对立并肩。

——一次又一次的对这个世界充满怨恨,此刻心却不知不觉的释然了。


金有一个秘密,他喜欢嘉德罗斯。

所以他不会错过初次告白后嘉德罗斯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什么缘由,悄悄红了的耳尖。

所以他不会忘掉从仇恨黑暗中唤醒他的时候,嘉德罗斯眼底闪烁着的自认为掩饰的很好的焦急。

所以他会记得嘉德罗斯拉他起来的时候,手心的温度是暖的。

所以金要锲而不舍——一次次寻找着追逐着自己的耀眼恒星。


毁灭创造,循环往复,谁也无法动摇这个世界的构成。

——况且金有那位,停下脚步便能望到,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耀的存在。

评论(1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