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金嘉ABO】诊断失误

cp向金嘉.努力还原性格.

打着伪AO旗号的双A.

打着ABO旗号的清水.

望阅读愉快。
——————

嘉德罗斯已经临近青春期了,不得不为自己的第二性别的觉醒做准备。

今日就在雷德和蒙特祖玛的陪伴下到了大厅的性别诊断处,此时不耐烦的皱着眉头在走廊里等待着,无聊的踢着地板鞋跟撞地发出令人心烦意乱的声音。半张脸埋在黄黑相间的围巾中,只有一双耀目金眸露出来闪闪发亮。

前面的人,太慢了。

因为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年龄层次不齐,像嘉德罗斯这种九岁孩童只能算是特例,参赛主体大多数是将要成年的青年或者已经成年的青年,在大赛期间难免会遇到第二性别觉醒的情况,主办方防患于未然便设立了这个性别诊断处。

嘉德罗斯对自己的性别也早有概念,此时仅仅是为了判断自己的性别何时觉醒,以免打扰到自己在赛中的战斗。事实上,九岁距离第二性别觉醒还有一段时间,但在雷德的絮絮叨叨之下就被拎了过来。

漫长的等待早已耗费了嘉德罗斯的全部耐心,嘉德罗斯一边考虑着用大罗神通打穿大门一边屈指做出起手势就要召唤自己的原力武器。此时墙面指示灯闪烁两下,由「就诊中」变为「无人」。嘉德罗斯抬腿一脚啪地踹开大门,不待雷德和蒙特祖玛追上来就重重砸上了门。徒留下雷德差点被门夹了手,只好讪讪笑着等待着老大的回来。

测试厅的整体色调是纯净到令人反感的白色,严丝合缝的金属墙面和摆设的各种测试器具,很容易让嘉德罗斯想起自己在研究院里的那段日子。并非对研究院的日子抱有反感,只是不愿意将自己投入那些繁琐又乏味的回忆。

嘉德罗斯不愿细想便随便挑了个机器开始操作,从机器屏幕上浮现出指示文字,冰冷的机器女声出现在耳边。

「请将手放在平台上,随后将领取你的测试报告单。」

嘉德罗斯不动声色眉梢挑起,这么简单?心中抱有怀疑之感,却还是将手放在指示屏幕上,幽幽的蓝光从指缝泄露而出。从机器内部传来一阵打印和运行声,从机器下方缓缓吐出一张纸。

「报告结果:
性别:男性,Omega。
发情期:一月一次。

首次发情时间:一星期后。」

嘉德罗斯拿着报告单少有的沉默,随后对着机器缓缓伸出了手……





在嘉德罗斯走后,从房间里侧另一边的走廊里传来了渐渐靠近的踏步声。

“老姐你快别笑我了…”

“噗哈哈哈没关系,就算衰仔你会变成娘炮,老姐也一样好好对待你。不过啊,衰仔你真的做好准备切除生殖腔了吗。”

“毕竟一直以男性自居,要让我接受这个Omega的性别也太勉强了吧。”

打开测试厅房门后,那声音沉默了一下,缓缓把视线投向房间另一边,机器电线外露正在放电,地面上玻璃碎片四溅一片狼藉,屏幕碎裂机身损坏仿佛被十几个熊孩子拳打脚踢过的报废铁块。

“老姐,那边的机器原本就是坏的吗。”

————

——嘉德罗斯那家伙最近是怎么回事!?

金一边气喘吁吁的奋力奔跑着一边躲避着可能会从天而降的狂暴攻击,心里发出无助的尖叫和呐喊。手中聚起原力一个矢量坚盾挡下棍击,藏在盾后的本人却因为动能冲击重重的撞到了树上。

金被撞的头晕目眩平躺在地,忍住痛意揉着脑袋把脸从地里拔出来。手臂撑着地面刚半坐起身子,就被嘉德罗斯用大罗神通棍抵住喉咙。

“渣渣,告诉我格瑞在哪。”

从这个视角看去,同样的金发嘉德罗斯的却比自己的耀目刺眼许多,就像是直接注视着太阳仿佛让人有流泪的错觉,明亮金眸毫不掩饰傲慢和不屑俯视着自己,连脸颊上的星星也仿佛要闪闪发光起来,只是下垂的嘴角紧皱的眉梢都证明了来人的坏心情。

事实上,嘉德罗斯心情也的确很糟糕。

自从那天第二性别的“结果”出来后,他就展开了对金的小队的疯狂追击。至于检查结果,嘉德罗斯根本没有想让任何人知道,即使是雷德和蒙特祖玛也未曾倾诉。

想必那群研究者自信于自己培育出“神”的经历来,他们似乎确信嘉德罗斯必然是Alpha。嘉德罗斯脑内被灌输的知识也无非是强大的Alpha应该和强大的Omega结合诞下后代。

只不过现在嘉德罗斯的角色定位从「强大的Alpha」变成了「强大的Omega」。想到自己必须要雌伏在Alpha身下,嘉德罗斯就恨不得直接把对方弄死,而Omega的发情期又是不可避免的,必须有一个配对者来陪伴。

而格瑞是嘉德罗斯唯一能想到的强大的Alpha。

“鬼才知道格瑞在哪啦!”

金用手揉搓着撞疼的脸哀嚎着,连滚带爬从嘉德罗斯的棍下躲开。

这的确是句实话,自从嘉德罗斯突然“发疯”以后,格瑞就神出鬼没的了,曾经格瑞也质问过嘉德罗斯战斗的缘由,但是嘉德罗斯始终都无法给予回答。金能看出格瑞对这种无缘由的打斗的抗拒,每次都突然遁走后嘉德罗斯几乎随后就来。小队联手几次阻拦未果,在凯莉的提议下,金也在连续攻击中和小队其他人陆续分离转移嘉德罗斯的攻击。

连续几天心惊胆战的逃亡生涯中积聚的怒火无处发泄,好脾气如金也是在忍无可忍。在嘉德罗斯的注视下站起身来,来不及拍拍身上蹭上的泥土,手臂一挥用食指指着那人就要问清缘由:

“喂,嘉德罗斯,你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嘉德罗斯听到这声质问也不恼,顺势收回了武器,似笑非笑地看着金张口缓缓吐出几个字。

“和格瑞结合。”

“…………………………………………………………”

金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身体僵硬,劈的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又好像是被嘉德罗斯太过迅猛的直球砸到了脑袋。嘉德罗斯的每一个字自己都能理解,但是为什么他说出来自己完全搞不明白了。

现在的小年轻的求爱都这么奔放吗?

但是这并不足以解决金的所有困惑。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复杂多变的迷宫里行走,又像是在补满迷雾的思维线团中找一个线头。突然福临心至灵光一闪,从嘴里干巴巴吐出一句。

“该不会嘉德罗斯你是Omega吧?”

“………………………………………………”

这次轮到嘉德罗斯沉默了。

得,这就一切都说通了。

金从来没想过嘉德罗斯会是个Omega,如果不是金猜出来也不会有任何人意识到这个惊悚的事实。想必嘉德罗斯找格瑞也只不过是生理需要,不想被本能的发情期所困扰,而并非金脑海里推测的嘉德罗斯和格瑞干柴烈火一触及燃。

在嘉德罗斯重新挥起大罗神通棍打算揍死金的时候,得知了不得了的大秘密的金慌忙解释:

“如果是担心发情期的话,我可以临时标记你。”

嘉德罗斯听了直接就气笑了,精瘦小臂暗中蓄力挥舞起手中大罗神棍朝着金的脑袋砸去,暴怒之下的攻击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滚滚而去。金见势不妙紧闭上双眼,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抱头蹲下连珠炮一般大声叫喊着:

“不不不不不不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咬合标记,临时标记也能抑制发情期。而且我个人很讨厌没有「爱」的结合,我也是个Alpha啦,嘉德罗斯你觉得性别很麻烦那我就帮帮你啊。”

事实上,嘉德罗斯也为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化所困扰着,追逐格瑞,脑海里「应该和格瑞结合」的念头,也不过是经过理性程序得到的最优结果。

是和嘉德罗斯本人的意愿相违背的。他宁愿在自己第二性别觉醒之前切掉那个该死的生殖腔。

大罗神通棍在金脑袋上几寸停了下来,金瑟瑟发抖的同时也偷瞄着嘉德罗斯。这番话可是说到了嘉德罗斯心坎里,嘉德罗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表示认同,手指微动手中武器化作黄色荧光渐渐消去。

这种计划再荒谬又如何,被逼到如此绝境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而金又是唯一一个知道嘉德罗斯秘密的人。

见危机解除,金抚着胸口舒了一口气,心脏简直就是要从胸口跳出来。嘉德罗斯接受意见后,金变重新站起来恢复到精神抖擞的状态。

“作为交换,你不要再因为这种事情继续纠缠格瑞了。当然嘉德罗斯你如果找到喜欢的人,也就是——爱人之后,我就会停止标记。”

“你也不希望因为发情期这种事情影响你的战斗吧。”

在嘉德罗斯的眼里,提出这个意见后,金此刻的脸也顺眼了几分。那家伙金色连翘短发被帽子压下的贴在额头,蔚蓝色眸中荡漾着大海般博厚的柔和,笑嘻嘻讲手指比到嘴唇上悄声吐露出甜蜜话语,侧眸挑起眉梢似是注意到嘉德罗斯的注视咧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作为交换,我们就互相保密吧。”

金的蔚蓝色眼睛里是温柔到溺死人的一弯湖水。

评论(6)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