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一个简短的传教。

“——乌鸦先生。”

看到惊悚推出这个角色,看到斯诺和觉哥的互动,就开始吃邮轮组了。

硬要说的话,斯诺和封不觉这两个人就像是高等社交派对里优雅暧昧的相遇,觥筹交错烛光闪烁美酒香烟佳人,流动深水之下藏着的剑拔弩张,势均力敌。然,封不觉和高雅这种事情是根本不沾边的,并非掌握不了社交礼仪,而是选择令自己舒适的方式活下去,宁可行为粗鄙愚钝也不愿虚伪的诚真。

斯诺是聪明人,封不觉也是聪明人。

斯诺人间禁果都已尝遍繁华过往云烟再也无法激起他的兴趣,此时也被勾起了新的兴趣。封不觉怀抱不平却早已看透世间本质,带着市侩和脱俗入世又出世,独为一人洒脱不羁活在世上。

甲板上豪华邮轮上不请自来的游客和等候多时的主办方。海风轻抚,夜色深沉,船头破开黑色波浪卷起白色浪花,可谓是说是理想浪漫般的相遇。

“能不能把你的面具摘下来,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呢?”

    「“呵呵……坦白说……我真是越来越中意你了呢。”

 “嗯……你这基情四射的台词……”封不觉虚着眼吐槽道,“很容易让人产生‘那方面’的误会啊。”

    “无所谓。”斯诺却是不以为然地回道,“我本来就是双性恋。”

    “原来如此……”封不觉点点头。

    然后,十分诡异地沉默了几秒。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觉哥憋了几秒后,如是说道。」

如果是友情的话,双方可能在某些方面引起共鸣,本质都是相似的人,但是绝对不相同。但是如果要恋爱无非是,“说实话,你快点厌倦吧,我觉得你真他喵是个麻烦。”

二者的关系。和性取向无关,与爱欲无关,只是因为你是封不觉所以才感兴趣。


“乌鸦先生,啊不,封不觉用他的面具,把金钱财富权利之流的瘟疫挡在了外面。”

“而我是瘟疫王,我想要他屈服。”

评论(1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