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一份生日礼物。


cp向金←瑞←嘉←金。

天知道入了凹凸之后我又能产粮了。

食用愉快。

——————————
金迷路了。

然后意外遇到了嘉德罗斯一行人。虽然极力躲避最终还是暴露了行踪,被抓了起来关到了笼子里,目前正臭着个脸在笼子里蹲着。

也难怪。任谁被关在特制的笼子里,就像是动物园里被人观赏的大猩猩都不会高兴的。

没想到嘉德罗斯那种臭屁的家伙也会有鬼狐那边一样的笼子。果然就像是凯莉说的一样,有积分就什么也能买得到。金盘腿坐在笼子里不禁唏嘘不已感慨万分。

被关在笼子里半天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忘记了的金,看到熟悉金色的身影不禁激动万分冲了上去,双手握着囚笼栏杆用力摇晃叫喊着。

“喂,嘉德罗斯,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

金冲到笼子前顶着畏惧之情把头探出去叫喊着,看着嘉德罗斯缓缓靠近愈发恐惧起来,之后头顶一轻头上的帽子就被人摘了去。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生怕下一个被摘取的就是自己的脑袋,惊惧交加之下不禁倒退两步回到笼子里。

一旁雷德嬉笑着说“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吧,那边的小哥。”更让金感到心神不宁。

金蜷缩在笼子里瑟瑟发抖扬起头顺便偷瞄着嘉德罗斯,没想到能从嘉德罗斯手下死里逃生,更没能想到能从嘉德罗斯嘴里得到答案。

嘉德罗斯拿着手里的帽子神情阴晴不定,在金觉得他快想要生吞了帽子之时突得肆意大笑了出来。

“我想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
不速之客。

格瑞眉峰聚起拧成一团,身上握向背后的刀柄。身后的紫堂幻和凯莉也做出了战斗姿态,只是被雷德和蒙特祖玛两人拦下。本来就疲于寻找走失的金,大敌当前格瑞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那个渣渣,金。已经被我杀死了。”

嘉德罗斯把手中东西一抛,金的帽子掉在地上滚了半圈沾上了灰尘。嘉德罗斯的下巴一扬眼里盈满傲慢之意,视线横扫一周满意于说出这种话的效果。从小队一行人惊讶茫然的眼瞳中,窥探到了失去同伴后抑制不住的怒火。

“来一次真正的生死决战吧。”

格瑞从来没想到他的发小会这样轻易离去。就算是幼时出现金身上怪异状况,就算是金不听劝阻强行加入了凹凸大赛,就算是金被别人认为不停的给他填麻烦拖后腿,格瑞也始终把金当成自己的朋友。

一切都是嘉德罗斯的错。

“不可理喻。”

这样想着的格瑞紫色眼眸冷了几分,愤怒火焰在其中跳跃摇曳。格瑞的耐心降到极致咬牙冷冷吐出几字,手中数据凝练化为一把巨大无比的绿色大刀向嘉德罗斯斩去。

地裂天崩。

借以清扫战场之名,雷德蒙特祖玛把紫堂幻凯莉领到了一旁的战场。本以为会精神崩溃的紫堂幻却以惊人的耐力抵挡住了攻势。召唤兽和凯莉的攻击混合在一起却仍然难以抵挡对方的攻击,等级和能力的差劲悬殊简直叫人绝望。

但是金对于这个小队,是不一样的存在。

“我说啊,那个嘉德罗斯是不是在说谎啊。”

凯莉脑海灵光一闪冒出了这个念头,手中星月刃旋转两圈停下了攻击,咬着糖块嘻嘻笑了两声对着阻拦他的雷德发问。

“哈哈谁知道呢,老大说了不能让…唔唔。”

话音未落雷德就被蒙特祖玛堵住了嘴巴,对方也趁此消散了攻击的意愿。金果然没有死啊。见此闹剧凯莉突然失去了战斗的兴致,不顾紫堂幻的呼喊,坐在星月刃上缓缓飞起望向中央战场的滚滚烟尘。

——那个人、嘉德罗斯在想什么呢。


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

战斗空隙中嘉德罗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毫无意义的一件事情。可笑的是,紧张战斗之中没有丝毫空暇分神。烈斩锋利刀刃毫不留情擦着嘉德罗斯的胳膊划了个口子,割破的狰狞的伤口血肉外翻。

痛楚和暴怒暴占据了嘉德罗斯的头脑,杀气四溢不掩狰狞怒吼一声冲天而起。他嘴中腥咸血气翻涌,手臂伤口牵动更加发疼。金色瞳孔化为竖眸视线肉食凶兽般锐利,手背青筋暴起紧攥大罗神通棍这庞然大物直面迎敌,朝着自己的宿命之敌咆哮嘶吼出那两个字。

“格——瑞——!”

这是格瑞带来的伤口,这是格瑞带来的痛楚,这是格瑞带来的战意。

这是格瑞送他的第一份礼物。

嘉德罗斯是不需要感情的,对于情爱这种词汇更是沾不上边。此刻却因为对格瑞的感情困扰着,即使他是大赛第一也不得不出此下策来激怒格瑞。嘉德罗斯手中长棍一挥强行发起臂力怒吼着发起攻击,狂放傲慢至此此刻也停不下口中的挑衅。

“来吧格瑞——用你那来一切所见皆斩。”

斩断我那不切实际的情丝吧。


烟尘四起,地面崩裂,四周却诡异的安静。

没有周围生物活动的声音,没有凯莉紫堂他们战斗的声音。只有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两对视着,格瑞眼里的是难得的不悦,而嘉德罗斯眼里满满的倒影的都是格瑞。

格瑞看着他的眼睛突然了然,缓缓开口。

“嘉德罗斯,你在说谎。”

金根本没有死。

烈斩抵在嘉德罗斯的喉咙上,大罗神通顶在格瑞腰间,嘉德罗斯却面无惧色反而突然张狂大笑起来。经过这一苦战嘉德罗斯总算知道了格瑞是什么样的人。

嘉德罗斯单手掩着嘴巴发出大笑,金色的眼睛却恢复了原有状态冷笑着。

见战斗结束蒙特祖玛捡起了早就因为战斗吹到一边的地上金的帽子,和雷德两个人等待着嘉德罗斯一同离去。

“格瑞,你果然和我是一样的人。”

“为了达成目的,自私自利的人。”

——————
等到嘉德罗斯走很久了金还在咀嚼他那句话的意思。金这才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嘉德罗斯,不由得扳着手指数起了对嘉德罗斯的印象。

嘉德罗斯是什么。

强大,耀眼,目中无人,傲慢的自大狂,在排行榜上位于第一,总是喜欢和格瑞打架,第一次见面就叫别人「渣渣」的无礼的家伙。

百般无聊之下,便动用腕表查询了关于嘉德罗斯的信息。金看着屏幕上的信息不经幽幽的叹了口气,果然多数人对他的印象和自己一样。

翻阅到官方给出的信息,金忽的瞪大了眼睛,惨叫出声哀鸣不已。

“什什什么那家伙才九岁!?”

某种意义上的溃败感击倒了金,在他萎靡不振郁郁寡欢的时候嘉德罗斯回来了。

衣着破烂满是刀痕,身上血迹斑斑一看就是经历了一场恶战,金黑相间的围巾如同破布一样挂在脖子上,狼狈到仿佛金色都黯淡的一圈,却仍然保持着桀骜不驯的傲慢姿态的的嘉德罗斯。

那样的嘉德罗斯将牢笼门打开,把他的帽子抛给了他。

“给你。”

那样强大的人此刻仿佛就快要陨落一般。对比画面的冲击感太过强烈令金一阵失神,金的头脑经过简单的推理突然恍然大悟得出了结论。

嘉德罗斯想要的东西——是和格瑞干一架吗。

真是个疯子。

本以为会被多少施加难处,结果就这样被轻易放过了。金弯腰从狭小的笼子里钻出来,却发现那行人身影向他相反方向离去。那是固执的不愿回头的,孤高的背影。紧接着从他们身后传来一声大喊。

“嘉德罗斯!”

连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喊那一嗓子,等他一喊出嗓子就后悔了。见到离去的人的步伐坚定没有丝毫的改变,不由得松了口气。

金喉结滚动硬生生咽下了后文,自己都不知道想和他说点什么。或许是对自己友人下手太狠感到内疚,或许是简单的了解后对这个势不两立的敌人产生了微妙的感情。想起腕表上出现的信息突然灵机一动,底气不足的微弱声音在呼啸风声中无法被捕捉。

“…生日快乐。”

评论(13)

热度(126)

  1. 穆寒雪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转载了此文字
    讲真 这篇文是真的隔了许久还是忘不了这篇文带给我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