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觉哥中心]惊悚扭蛋02

[觉哥中心]惊悚扭蛋02

*日剧哥哥扭蛋入脑。魔性太大…

*当它是个短篇吧。不想写长篇,懒癌没救了。

*可能ooc。私设有

*首席哥哥是《贩罪》的天一。但是还没有出场OTZ我错了

*走欢脱风?

*http://hero1214.lofter.com/post/1cd494c6_5e7ed0b←第一章?不知道怎么插入求教啊QAQQQ

——————

 

眼前的黑衣的白人男子好像以为这两个小朋友没有听见的样子,苍白的手指推了推鼻梁上圆形镜片的眼镜反射出诡异的白光,微微低下头与封不觉眼神交错,试图增加一点可信力的重复了一遍:

“欢迎光临,嘿嘿嘿嘿…小朋友们是要卖扭蛋吗?” 

可惜周围环境实在令人惊悚,一个有五十厘米直径的蜘蛛网挂在电梯出口旁的墙上,一只有拇指关节大小的蜘蛛在上面辛勤劳作,地下的地砖因为时代久远被磨得失去了原来的痕迹,离电梯五米处有一滩暗红色的印记顺着模糊的刻纹扩散着。暗黄的光芒从头上打下,衬得那个黑衣男子的皮肤更加苍白,让人不经联想到在英美作品中与会变身长耳朵毛茸茸的生物相爱相杀的种族。明明是地下一层却感觉有寒风吹过,王叹之忍不住抖了一下身子。两个孩子似乎是被吓呆了一样站在电梯门口。

“不,我们只不过是迷途的勇者,路过这里只是为了收集七颗龙珠召唤出黑崎一护大战漩涡鸣人成为海贼王建立羊村顺带寻找我爸爸金富力士。”封不觉首先回过神如同连珠炮一般迅速撤出一大堆,拖着王叹之就往电梯深处走。 

王叹之看着自己的好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心里都忍不住为封不觉感到脸红,但那黑衣男子卖相实在可怕。拽了拽封不觉的袖子,[自以为小心翼翼]的对封不觉小声说道 :“不能这样半途而废啊觉哥。我们是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买扭蛋啊。” 

“这样一脸猥琐的男人嘿嘿嘿嘿的笑着躲在这样一个阴暗的游戏城角落给小学生推销扭蛋,不是人贩子就是恋童癖。”封不觉一脸阴暗的贴近王叹之耳旁,[自以为小心翼翼]的悄声用肯定的语气对他说。 

“小朋友,屎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哦。嘿嘿嘿嘿……对你这种熊孩子任何一个猥琐大叔一点也硬不起来好吗?” 

“对方好像漫不经心的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啊”王叹之一脸卧槽在心里疯狂吐槽着。

“呦~~~呵。”封不觉摆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仿佛公园里练太极拳耍大宝剑的老头老太太般呼了口气。“这么小声都能听到啊,年轻人不简单,看你骨骼清奇不如收入老夫坐下呸口误……不如让我们离开好了。” 

“抱歉呢觉哥这里不是原著你没办法打野球拳升级的。”王叹之一脸冰冷的吐槽着,阻止了封不觉接下来试图做第八套广播体操制服敌人的行为。

黑衣男子似乎没心情和封不觉扯淡,但是为了出售业绩不得不ooc一下。男子只是淡定的用中指推了推眼镜,看上去度数很高的镜片反射出令人惊悚的白光,说了一句“嘿嘿嘿嘿……不扭蛋就不要活着出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消费者协会号码多少来着?”

封不觉乖乖的站在扭蛋机前小声嘟囔着,从口袋里掏出游戏币塞到扭蛋机的口子里。 

“等等觉哥你为什么会有游戏币啊。” 

“你当公交车上投游戏币投奶片只是传闻吗?哦吼吼吼小叹你还是太年轻了。”

封不觉一脸平淡的吐槽着,一边伸手扭动了扭蛋机有些褪色的金属按钮,扭蛋机里的扭蛋顿时如同沸腾的水上下滚动着。

‘觉哥,这样决定我们生死的时刻就交给你了……’虽然从表面看来一片平静,但是一向感观很敏感王叹之的确从男子平淡无波的语气中听出了令人不寒而战的杀意,对那男子说杀人如同切菜一般平静的语气中为自己的好友封不觉擦了把冷汗,初入中二期的王叹之不经脑补出了什么。

王叹之盯着那个扭蛋机看着各个扭蛋在一片沸腾的翻滚下平静下来,如同电视面前攥着彩票的七乐彩球迷死死盯着一个个扭蛋。最后一个扭蛋从红色扭蛋机的下方滚了出来,掉在支架上。

“卧槽等等就这么完了!?” 

“你还想这么样?”封不觉弯下身捡起扭蛋,对王叹之摇了摇手里的扭蛋半径五厘米的原因塑料壳如同胶囊般装着类似圆形白色入浴剂的东西。抬头虚着眼对那个男子说:“这样就可以了吧。” 

“你这样的态度真是让人不爽呢…嘿嘿嘿嘿。在电梯里的对话说明,你的小伙伴对这个扭蛋机还是有所了解的嘛,不过初于设定我还是要说明一遍。嘿嘿嘿嘿。” 

——“你是电梯里的斯诺登吗?”

“哥哥扭蛋由地狱出品,地狱四贱客出售,地狱对此产品保留解释权。使用方法把入浴剂,不,扭蛋放在浴缸里,经过一个晚上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哥哥了。在哥哥被制造期间禁止观看,禁止偷听,禁止通过任何手段了解哥哥制造过程,若违反此例。后果自负。”说着伍迪抬头看了封不觉一眼。

——“果然是入浴剂啊,这种入浴剂泡出廉价哥哥的感觉。看我是什么意思啊,好像没人提醒我就会去干那种立flag的事情啊。”

“哥哥有等级的划分。分为S,A,B,C,D,E级。根据等级不同会出现容貌能力等等的调整。对了,E级大概就是性转的凤姐那种。嘿嘿嘿嘿…你这家伙早点扭个E级回家吧。” 

——“这家伙把他过分的心声说出来了喂!小叹你别一脸同意的扭头啊。”
“若是对扭出的哥哥感到困扰,可以向商家退货。退回的哥哥将会被消除记忆重回扭蛋。” 

——“……!?”
“嗯,你可以滚了。嘿嘿嘿嘿……顺带一提最好让我这辈子再不要让我见到你这样的熊孩子,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等等”伍迪突然叫住了离去的两人,镜片再一次反出诡异的白光,嘴里发出像是发自内心猥琐的笑声。“嘿嘿嘿嘿……扭一次五十。” 

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可以把这家伙扔到洗手池吗?看到被人威胁着花了一半毛爷爷买下的东西莫名不爽呢。” 回到家后,封不觉立刻被王叹之推到浴室里。此刻封不觉一脸不爽的表情站在接满水水波荡漾的浴缸旁,让人看不出那五十元其实是王叹之出的。

“觉哥你难道想让你的新哥哥一出现就被人塞在洗手池里。这样的行为绝对会掉好感的。”王叹之先一步握住封不觉的手,阻止了对方的行为。

“啧。”封不觉瞥了王叹之一眼,如同磕鸡蛋一般熟练的把扭蛋从中扳开,白色的入浴剂从扭蛋中间掉入浴缸里,悄声无息的没入水中,好似普通事物一般沉入水底。

“好像是要等一晚上是吧。觉哥觉哥我今天晚上就往你这里住好了,等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

“烦死了还要准备两人份的饭。小叹你要出住宿费啊,50好了,给你一个友情价,再加个零,500好了。”

“觉哥!”

封不觉离开浴室的前一步,回头看了一眼平静的浴缸,嘴角勾出一种绝对不会在王叹之面前露出的嘲讽的弧度。

“呵。哥哥吗?”

按下了灯的开关,最后一丝灯光在浴室消失。平静的浴缸立刻如同沸腾的水一般争先恐后的冒出了无数水泡。

____________________

吃饱喝足的两人穿着睡衣倒在床上。

王叹之如同冬眠的小动物一般团成球蜷缩在被子里,拢了拢被子,注视着一旁刚刚还把冰凉的手伸到自己被子里,现在又闭上眼睛呼吸平缓的封不觉。怕是会吵醒对方一样小声的说。

“问你一个问题。”

“你有了哥哥,不会忘了我吧?”

没人回答,只有封不觉迅速入睡的呼吸声。

“呵。”

王叹之轻声笑了一声仿佛嘲笑自己白痴问题一般不再提问,只是把枕头向封不觉的附近拉了拉,听着封不觉近在咫尺的呼吸声,拉下了床头的台灯。

“觉哥晚安。”

闭上眼睛,窗外依稀的星辰懒懒散散挂在黑色天空上努力发出微弱如萤火的光芒,星光下王叹之弯弯的睫毛垂下了天使羽翼般轻柔的弧度。

封不觉的睫毛颤了颤,仿佛不甘心一般归于平静。

+未完+

 

一不小心越写越拖拉。先放个叹封叹的糖补偿一下吧。[哪里有!]


评论(2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