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恋爱三十题之二[真是难得的高产]#叹封#

2 亲吻某处


王叹之的初恋,是在初中时候。如同每一朵青春期的花朵,不经意间在心里展开片片花瓣,舒张开来,散发出淡淡的却又香甜沁人的花香;如同夏季的一树繁花,在略有炙热的微风下摇曳着,怒放着,有着情窦初开的热情


——虽然他初恋对象是个男的。


——还是他的青梅竹马。


上了初三的王叹之幽幽叹了一口气,双臂重叠放在天台有些生锈的铁栏杆上,看着远处因为建厂后渐渐变得灰暗的天空,心里是说不出的伤感春秋。麻雀从他头顶掠过,午休时的教学楼出乎意外的安静,秋季的凉爽的风从远处袭来,让只穿着薄薄的白衬衫的王叹之打了个寒战。


——而那个罪魁祸首,王叹之的初[an]恋对象,就在天台上躺着头枕着王叹之的校服。因为秋风的拂过,在睡梦中翻了个身。


“唉。”


王叹之又叹了一口气。


自己从小到大,不断地被封不觉超越着,不论是学习,还是家务,还是阅历,都被远远的超越着。那家伙像是与他,与所有学生,与这个世界,是与众不同的,是那种出类拔萃的天才。而身为凡人的自己却对这家伙生不出一丝嫉妒,只有的是从小到大的崇拜。


——和自己苦涩的单恋。


王叹之把衬衫挽到手肘,单手支着脸。


——我喜欢封不觉。


——这种恶心的想法,如果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讨厌的吧。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是他在教室窗户透过的阳光下,被梧桐叶撒下的斑驳阴影半遮着脸扇动着睫毛,专注的在写数学题的时候?


是他和自己一起打电游,赢了自己以后眼里流露出自信的光芒却又别扭的不愿意表达出来,只是嘲笑着自己的手残?


还是他在天台上毫无防备的躺着,枕着自己的校服的时候。


不自觉的,王叹之已经蹲到封不觉的附近,静静的观察着封不觉的睡颜。


——总、总而言之,王叹之喜欢封不觉这一件事是个事实。


如同被蛊惑一般,王叹之两手支撑在地上,耳旁是封不觉浅浅的呼吸声,热气喷在自己的脖子上,王叹之耳尖染上了红晕低下头去,带着克制不住的莫名欲望,轻轻的把自己的嘴唇和封不觉的嘴唇碰了一下,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微,却寄托着王叹之难有的复杂感情。


——王叹之真的很喜欢封不觉。


————————


在一次双人噩梦级副本即将结束时,王叹之和封不觉并肩而战。在boss缓缓醒来的同时,封不觉冷静的等待着事件的发生。王叹之却从身后发话了:


“觉哥。”


“嗯?”


封不觉回头紫色风衣发出猎猎响声,却不想和王叹之来了一个吻。虽然是嘴唇的互相轻微碰撞,但是封不觉还是看到了王叹之眼里类似阴谋得逞的奸诈光芒。


【您的好友,枉叹之涉嫌对您进行性/骚/扰,强制下线。是否要将其加入黑名单?】


封不觉摇了摇头,笑了一声,看着逼来的boss,从背包里掏出M1911A1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



评论(1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