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恋爱三十题之一[我是低产我自豪no]#叹封#

  • 恋爱三十题
    1 牵手

“觉觉觉觉哥!”

封不觉回头看到自己的青梅竹马幼驯染——王叹之斜跨着一条带子还没来得及带上的书包,一边向他跑来一边大喊着。跑到封不觉身旁,双手支着膝盖半蹲下,身旁如释重负的喘着气,额头上蒙了细细的汗珠。王叹之抬起头略有委屈的说:

“觉哥,为什么不等我?”

封不觉半虚着眼,抬脚就往前走,懒懒的道:

“看到你被班主任那个更年期提前的老头子叫走了,我就知道你有去无回。包拯家里有事先走了,我只好先回到家为我的挚友写一篇悼文,寄托我的哀思…”

“不不不,觉哥你在说什么,”王叹之摆摆手连忙打断了封不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反手把书包背好,和封不觉并肩前行,王叹之歪了歪头提出疑问。

“我是说,觉哥你为什么在楼道里看到了我,却没有等我。”

漆黑一片的天空下,路灯正散发着黯淡的黄光,天空的星星已经藏匿在阴云之后了,他们路过的居民楼窗里的灯光大片大片的熄灭,昭示着时间已经逼近深夜。王叹之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面的时间21:55。

王叹之侧头注视着封不觉的双眼,等待着他的回答。封不觉的眼里流转着不可言喻的光芒,在着漆黑的深夜仿佛星光一般闪耀。

半晌,封不觉好似在躲避什么的侧过头去,眯着他的死鱼眼,揉了揉自己的乱发,以一种莫名轻松感叹的语气道:

“啊,这都被你发现了。”

“本来担心你这家伙死在教师办公室或者发生‘某高校一男生深夜被男老师猥亵’的事件,看到你完好无损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有点不爽,就先走了。”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啊!”

王叹之感到从心底的吐槽无力,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王叹之突然发话。

“觉哥……”

封不觉表情一怔,感到王叹之小心翼翼的伸出右手牵住了自己因为等待而有些冰凉的手,小心翼翼虚握着的手给他带来了一丝温暖,封不觉回应般的握上,语气无奈。

“你这家伙……”

两个大老爷们在路灯下牵着手,一起默默的向前走着,昏暗路灯投下的光芒将影子相互重叠着,封不觉和王叹之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牵手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觉哥觉哥!”

“什么事?”

“当时,你的手好凉好软^PPPPP^”

“你走开。”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