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邮轮组】握手


时间点:小叹结婚请柬发到之前,斯诺和封不觉的噩梦级别双人副本。

“喂,二等公民,帮我个忙。”

趁着副本解密的间隙,封不觉蹲在地上头也不抬仔细辨认着墙上的提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过几天会去参加小叹他们的聚会。很不幸我在那边得罪了他的某些长辈,我怕这是个套。所以你明白吧?”

“噢?”

斯诺若有所思的抬起眼看他一眼,难得封不觉会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斯诺早已调查清楚了封不觉的生平,从出生的医院到现在的工作,越是熟悉就越知道封不觉不是主动求人的人。此时拜托斯诺办事也是拽的和他二大爷一样,随口一句二等公民叫的斯诺也不恼,反而当成彼此之间的情趣而多了几分哭笑不得。

斯诺有点搞不懂封不觉了。

在斯诺这么明显的追求之下,如同海边礁石般巍然不动,给他抛去玫瑰花便丢回铁荆棘,送去月亮便扔回破镜子,献去香车美女就把汽车车胎扎爆,把美女…咳咳。多次拒绝但是应该用到斯诺的时候却丝毫不手软。

封不觉聪慧睿智,亦正亦邪也嫉恶如仇,同时冷眼观察着社会。常人对他惊艳才华感到惊叹的,而自然而然忽视他独自一人背负的事情,但是封不觉不需要任何人的垂怜,无论是人类还是神明。越是艰难越是磨砺出封不觉的耀眼锋芒。

不会因为友人和自己在财富地位上的差距,就借助情谊强行的道德绑架,以消磨感情来达到无止境的索求。对人人都趋之如骛的黄金阶梯不屑一顾,对斯诺各种暗示更是直接拒绝,没有一点回转的余地,更不想用暧昧不明的情感令斯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嗤笑拜金却也肯为了五斗米折腰,不愿卷入污浊的潮流也在人群中起起伏伏着。再怎么样试图拉进距离,封不觉都不会去彻底全心全意依赖斯诺,如同蛆虫一样仰仗着主人的残羹冷饭。即使有现实差距,两人保持着微妙平等的地位,坐在圆桌两旁向对方抛去纸牌。

所以封不觉不想成为,也不会活成自己之前所厌恶的一类人。

“上了我这条贼船你可没法下来了啊。”

封不觉把手套上的灰在衣服上随便蹭蹭,反正是系统装备塞到背包里就能清理。故作俏皮眨眨眼笑着伸出手,手掌摊开露出掌心细纹。

越是往上爬越能够感受到生活的恶意,丰富的人脉迟早会变成你的助力。高处不胜寒。

“所以该利用的资源还是要利用的,你说是吧?”

主动献上的好意自然不能拒绝。

“合作愉快,乌鸦先生。”

斯诺凝视封不觉伸出的手良久,手臂上熨烫好的袖口自然垂下,手指轻轻触碰封不觉掌心,虎口夹在他手指侧用力收紧上下摇晃几秒。再松手时封不觉迅速把手从他掌心抽出,生怕遇到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而手心还残余着封不觉手上传递而来的温暖。本应该在正式场合用到的礼节此时用起来意外的恰当,因为彼此心怀鬼胎反而不显得出格。

斯诺把那个名字在舌尖回转咀嚼了数次,视线紧随着封不觉面容突然眼里漾起笑意,话音一转刻意拉长了语调还顺口换了称呼。

“——不,是封不觉。”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