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金嘉】Cupido(上)

*架空私设

*四处当红娘的爱神金x只会自己爱上自己的水仙嘉

*被风冶大佬 @Frozen Pears 坑来产粮。

——————————

我叫金,是一个掌管爱情的神明。我的任务就是根据神明下发的神旨,用金色的箭头将本该相爱的人连在一起。

——简单的来说就像是希腊神话中丘比特的职位。

金抬起手抵在额头上遮挡着毒辣的阳光,天空中放着一轮红日光芒无时不刻灼烧着大地。金的后背衣物早已被汗水打湿,耸拉着翅膀在半空中飞行着穿越皇城喧闹的居民区和一个又一个建筑物,觉得羽毛都要被太阳烤焦了。逐渐靠近皇宫的地方住宅愈发豪华和稀少,占地面积越大摆设也更加精致奢华,想必也只有那些位高权重之人才能居住在此。

越是靠近皇宫越觉得警备森严,时时刻刻会有禁卫军从石块堆砌的城墙阴影下踏着整齐的步子走过。——住在这里面的人是多厉害啊。金凝视着高大巍峨的皇宫城墙陷入了感慨,脚下悬空洁白双翼用力扑闪两下作为蓄力,一口气越过高高的城墙飞到皇宫里。飞跃城墙后看到的景象更加令人震撼,沿着中轴线整齐分布的皇宫建筑体现着皇权的至高无上,金瓦红墙又是极尽奢华之能事,俯瞰皇宫全貌不由得感受到一种整齐的庄严和肃穆。

金紧张的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想到此时自己的服务对象就没来由一阵头疼。伸手一挥把飞下来的神旨展开在半空中。画像上浅浅几笔勾勒出一个高傲不羁的模样,眉头低压着露出一副谁也看不起的傲慢表情,脸颊上贴着个黑色的小星星,连画像都凶巴巴的。画像下简单说明只指出这一次的人物目标是叫嘉德罗斯,看衣着打扮像是皇子之类。

相反嘉德罗斯的配偶叫玛格丽特,衣着打扮来看像是皇宫里的女仆,面容清秀又温婉,一看就是一个好女孩的模样。金挠挠后脑勺的头发撇撇嘴巴——完全想象不出嘉德罗斯坠入爱河的样子。

得,干活吧。


金左右看看降落在地上藏在树荫之下遮阴乘凉,捏着领口吐着舌头扇了半天风,因为普通人是看不到神明就肆无忌惮起来,突然玩心大起跟随着走来的侍卫胡乱行走路过各种宫墙,遇到迎面走来的另一队侍卫就混在里面,由此反复,不知不觉中深入了皇宫深处。随着他人路过看起来最大的一栋建筑的时候金停下了脚步,冥冥之中一股神秘力量促使金到里面一探究竟。

略施法术刚一穿墙而过,殿中阴凉气息扑面而来引得金打了个寒颤,极端的温差变化让进搓了搓手臂。原来金进入的是大殿的后方,该处常年不见阳光充满了阴森恐怖之感。金带着决心扇动翅膀从半空飞起,低头一看就能看到一头金发的家伙傲然立于高台之上进行着发言宣讲,台阶下臣子低着脑袋垂手而立,大殿里寂静到只能听到那位皇族的发言,这种异样的场合更是让金通体发寒。不用看正面金都知道那人就是嘉德罗斯。

金的手臂拉起弦在半空中张满了弓,蓝色眼睛眯起瞳孔张合瞄准着嘉德罗斯,金色箭支化作光束凝结在弓弦上,手指在紧绷的弦上一松,光束便如流星般旋转着穿透一切扎入到嘉德罗斯的后背上。射出这一箭之后光束便有融合在嘉德罗斯身体里,隐约模糊的联系将嘉德罗斯身上的箭和金剩下的另一支箭联系在一起。

光芒彻底没入嘉德罗斯身体里时,嘉德罗斯的发言为之一顿,若有所思的向后瞄了一眼。

金此时躲在宫殿朱色梁柱后屏住呼吸双手捂着嘴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有种被发现的感觉。在天生野兽般的敏锐直觉指示下他下意识就藏起来了。


再去找那位玛格丽特小姐的时候,却没有像找嘉德罗斯那样顺利。金漫无目的在皇宫里飞着游荡着,天气炎热再加上累的快要半死。索性找了个阴凉的地方躺下休息了个够,再醒来的时候无间暑气已经消散了。金把遮在脸上的帽子拿起了并用手背擦去眼角的泪水,身周柔软草叶扫在金的肌肤上一阵发痒。休息够了精神抖擞重新寻找,事情就变得容易很多。

寻找到玛格丽特的时候,她正在花园里照顾花圃,手握喷壶倩影穿梭在花丛之间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裙摆像是涌起翻滚的浪花,所到之处花瓣上留下晶莹露珠,少女天生的娇俏迷人令人心动不已。皇宫花园里各色珍稀植株争奇斗艳,色彩缤纷开的眼花缭乱,更衬托的少女容颜娇艳欲滴。

可惜金最近有点花粉过敏,对此美景无福消受。

金拉满了弓瞄准玛格丽特的方向,花粉随风飘散侵入金的鼻腔搞得金一阵发痒,金左右甩甩脑袋努力憋下不适感,但最终还是忍无可忍打了个喷嚏。伴随着一声阿嚏,手中的弓弦松了去。金再睁眼的时候发现手中的箭脱离方向直接飞去,正在浇花的玛格丽特突然满是紧张不安的欠身提着裙摆问安。再抬眼一看,两只明晃晃的金色的箭又插在嘉德罗斯身上了。

完了。金冷汗一下子就从额头上下来了,心里想。这下子丹尼尔大人可能要没收我的奖金了。


嘉德罗斯莫名觉得身体有点刺痛,这是今天的第二次了。嘉德罗斯眉梢紧皱挥挥手让问安的少女退下,迈着步子向自己的住所走去。常年在皇宫这种藏污纳垢地方和战场那种危机四伏的地方摸爬滚打的直觉告诉嘉德罗斯这件事情不简单,嘉德罗斯眯起金眸冷哼一声,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他可不介意废掉几只不安分的爪子。

“嘉德罗斯大人最近真的是越来越有威严了……”

等到嘉德罗斯离开后侍女们便蜜蜂一样成群聚在玛格丽特身边开始窃窃私语,谈论语气倾慕和带着一丝幻想。

“从战场上回来的皇子就是不一般呀,最近好像接手了政事。看样子继承人的事情……”

“…嘘,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殿下看起来不近人情的很,看起来孤僻的可怕了些。如果我能得到成为王妃的机会那可就是……”

“殿下眼里可能除了自己一直没有别人吧……”

光明正大旁听的金在侍女口中得到了嘉德罗斯孤僻傲慢的印象,觉得嘉德罗斯愈发与想象中目中无人的讨人厌形象相吻合,本来就是极端性格此时却要自己爱上自己。金越想愈发觉得这是自己的错,闭上眼睛一想到嘉德罗斯身上插着两把箭不由得有点心痛。


就算是神明也是要吃饭的,金自我催眠把负罪感抛之脑后,借着隐形的能力跑去皇宫里的厨房混吃混喝。金咀嚼着美食时心下一计,决定深夜潜入嘉德罗斯的寝宫趁机把嘉德罗斯身上的箭拔出了一支,再插到玛格丽特那边就可以了。想出这一点的时候金都快要被自己的聪慧感动了。

有了潜入皇宫的经历溜进嘉德罗斯的寝宫简直易如反掌。金明明飞在半空中却踮起脚尖悄悄进入房间,小心翼翼扑闪着翅膀探入天鹅绒的帷幕之中。睡梦中的嘉德罗斯褪去白天的锐利显得乖巧到不行,带着少年人的活力一呼一吸胸口上下起伏,黄金般雕刻的发丝铺在枕头上。金正好飞在嘉德罗斯的正上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拇指上抬扶了扶帽檐防止帽子掉下去,翅膀扇动的幅度都小了很多。在金的视线里,而嘉德罗斯的胸口上正好插着两把明晃晃的金色箭头。

伸手手指触碰到嘉德罗斯身上的爱之箭的瞬间,嘉德罗斯双眼瞬间睁开一把扣住金的手腕。金只觉得手臂一阵剧痛紧接着脸朝下被嘉德罗斯摁倒在床上。而嘉德罗斯看到半空中飞着的金和金背后的白色翅膀惊讶的眉梢一挑。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金脸朝下靠着有嘉德罗斯的体温的床垫痛呼着,“太过分了!哪有对神明这样粗暴的人类啊!”

“哦,神明啊。”嘉德罗斯压在金的背后丝毫没有放手的打算,视线扫过胸口处莫名出现被金触碰后闪闪发亮的爱之箭,明明被箭头插入胸口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楚。


“我想你需要给我解释一下,我胸口上面插着的是什么。”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