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满满的都是树

不要靠近我啊。

【金嘉ABO】诊断失误2

打着ABO的清水.
表面AO向的双A.
前文戳空间吧,手机版不知道咋弄链接(。
食用愉快啊。
————————————

自从金和嘉德罗斯达成协议后,金就再也没有看到嘉德罗斯的身影了。仿佛当初的他的疯狂追击就是梦一般。至于和嘉德罗斯私下定下的约定,此时却叫金苦恼不已。

——“我的初次发情期就在下个星期。”最后离开的时候,那位嘉德罗斯眯起眼睛这样说,“如果你敢告诉别人我就宰了你。”

我要和嘉德罗斯(临时)结合了?

这个点子太疯狂了。

想到这一点,金坐在大石块上哀嚎一声双手揉着脸颊,直到脸颊上的软肉揉红了才松开。紫堂幻和凯莉最近两天总能看到金战斗的时候不在状态,平时没事垂头丧气又或者唉声叹气。

“凯莉,你说金这是怎么了?”出于对朋友的担心紫堂幻停下手中的工作,无不担忧向友人的提问道。

“嗯哼,谁知道呢。”凯莉坐在星月刃上摇晃着双腿,叼着糖舌尖一顶糖棍在口腔里滑了一圈。隐约知道金在嘉德罗斯追击事件结束后变得不同,她内心剔透其实早已对金的情况有了判断。

凯莉笑容狡黠半开玩笑半认真说道,“那笨蛋该不会是有了喜欢的人吧?”

某种意义上被凯莉说中了的金叹了口气,从石头上一跃而下向格瑞走去。反正自己怎么想也想不通,就打算和发小旁敲侧击打听一下嘉德罗斯的情况。毕竟格瑞和嘉德罗斯接触最多,说不定能帮忙解决此时的困境。

格瑞此时正在树下闭目养神暂做休憩,抬起眼皮就发现金足下脚步一顿停在他面前,面容纠结犹豫不决半晌吐出一句。

“格瑞,你说,我喜欢的Omega会是什么样子的?”

格瑞起身就走。




时间是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留的。一星期的时间说不长也不短,足以够金烦恼个几十次了。就算金再怎么不情愿,他和嘉德罗斯约定的日期逐渐逼近。

装睡的金在被窝里辗转反侧,悄悄掀起被角左右一看,一整天疲惫的作战后即使是格瑞也睡得昏沉。金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偷偷溜出营地,进行着今后每月一次的赴约,却没有注意到身后悄悄睁开的眼睛。

金独自一人踏在小径上小跑着,本以为会抱着赴死半的悲壮心情,事已至此却意外保持着难得的好心情。

入夜后水汽凝结化作水珠黏在草叶绒毛之上,地面一有震动便滚动下来碎在土里。没有人为的破坏,凹凸大赛里的植株的生长的肆无忌惮,深夜望去葱葱摇曳的树枝给人鬼魅之错觉。金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反而很新奇的看着潜藏萤火虫时不时从草丛中飞起,发白的荧光雪花般到处飞舞。

刚好有一只萤火虫飞到金的手心,金当机立断双手一合把它关到了掌心,带着不为人知的心思迈开小腿加速向目的地跑去。

夜色深沉,天空乌云覆月仅剩微弱星辰闪烁。微弱月光之下金只能看到一个人倚靠在树干上背对着他,他垂下脑袋双手抱臂休息着,脸颊上的星星也仿佛要坠地一般。

“嘉德罗斯…?”

金跑近后停下脚步轻声唤他名字,怕是惊扰对方般不经意间松开了手,手心里的飞虫见有逃脱的机会从缝隙中挤出,携带着微光飞向嘉德罗斯。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

下一秒就被嘉德罗斯一棍子甩死在树上直接爆浆。

气氛一时间凝固了,金和嘉德罗斯面对面站着,嘉德罗斯抬起脑袋板着脸一言不发和他大眼瞪小眼。按传统套路来,害羞的应该是被标记的Omega,到现在反而是金像一个刚上花轿的新娘子浑身不自在。金沉默了良久最终鼓起勇气开口。

“…………嘉德罗斯你要开始发情了吗。”

在嘉德罗斯准备掏出大罗神通棍揍金的时候。金觉得自己特别可怜,特别像那个萤火虫,大晚上不睡觉来幽会还有生命危险。这样下去不是发情,而是嘉德罗斯发疯直接打死他。

“真敢说啊,渣渣。连最基本的守时都做不到——”

嘉德罗斯在即将打上金的脸颊之时反手一转把大罗神通棍收回身后,眼含傲慢嗤笑一声语气轻蔑。

“标记完就给我滚蛋。”

不知为何嘉德罗斯越看金那副瑟瑟发抖的胆小模样越不顺眼。同意和他暂时结合的自己,真的是着了魔。嘉德罗斯这样想。




“……………………………………哦。”

半晌金嘴里苦涩委屈巴巴回了一句,被对方直白的要求弄得有点不知所措。想必对方和自己除了这个就再也没有任何话题了,好像无法接触一般。

金自己偷偷看了眼终端的时间,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明明是嘉德罗斯来的太早了。金腹诽着靠近嘉德罗斯,而嘉德罗斯早已做好准备背过了身去,金抬起眼看了一眼情不自禁僵在原地。

——嘉德罗斯的后背毫无防备的暴露给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的金站在嘉德罗斯身后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碍事的金黑色围巾已经被解开丟在一旁,露出常年围巾包裹下显得异常白皙的皮肤,脑袋低垂着脖颈像天鹅以优美的弧度一样弯曲着。从金的角度望去,嘉德罗斯的金发在脖颈上投下细碎阴影,即使本人又狂躁又不耐烦,此时这种暧昧的气氛中,金觉得心里突然像是被羽毛挠了一下。

——现在的嘉德罗斯是、精致的Omega。

金在鬼使神差之下从背后伸出手揽住他的腰,亲密接触搞得嘉德罗斯浑身不舒服,嘴里咒骂着渣渣愤愤地瞪了金一眼,奋力挣扎了一下突然僵住便放弃。怀里的嘉德罗斯活脱脱像个热腾腾的小火炉,无时无刻不在肆无忌惮的发光发热,金的手臂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嘉德罗斯肉体下蕴含着的力量。

在嘉德罗斯再也无法忍受金的墨迹时,金张开了口重重的将齿牙咬在了腺体上。



疼,真他妈疼。

被标记的瞬间,嘉德罗斯表情一瞬间狰狞起来。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着后颈信息素的侵入,未唤醒的Alpha本能不停警告着危险降临,让嘉德罗斯的战斗欲蠢蠢欲动,脑海里都是想要对抗的暴戾欲望。从颈后注入的同样Alpha的信息素却像强盗一样肆无忌惮的掠夺着。

嘉德罗斯身体颤抖着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直接往下滚,剧烈的疼痛之下理智几次就要崩断,咬牙切齿从喉咙里挤出一句。

“滚。”

此时金的感觉也不好受。为了完成标记,犬牙死死咬在嘉德罗斯后颈上,咬上去的感觉像是活生生咬到一块无味的巨大橡皮,又像喝了一口刺激性的饮料直达鼻腔。同为凶兽的两股信息素的对峙让标记几乎和搏斗一样艰难,痛苦之下金乱七八糟的旖旎心思都没有了。

金的心情极其失落,看起来他和嘉德罗斯的相性程度非常差。仿佛打算食用期待已久的甜蜜果实,却一口咬到一个未成熟的果实,破开柔软的果肉后满口都是青涩泛苦的汁液,让金心里不知名的小心思也苦涩起来。

明明是他遇到的第一个Omega。

听到嘉德罗斯的低声斥责金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慌慌乱乱松开抱着嘉德罗斯的手倒退了两步,看着嘉德罗斯后颈有些渗血的牙印一时失语。

嘉德罗斯反而像个没事人一样从地上捡起围巾裹在脖子上,用围巾巧妙遮挡了金的咬痕。转身侧眸扫了萎靡不振的金一眼发问。

“标记完了?”

“欸、我想是的。”金支支吾吾避开了嘉德罗斯的视线,在金犹豫不决要不要把他们相性度不好这一事实告诉嘉德罗斯的时候。

“虽然很疼,但是我暂时没有抛弃你选择别的Alpha的打算。”

嘉德罗斯像是察觉到了金的心思,无意之间出言安抚,眯起眸子高高在上的俯瞰着他。

“渣渣,下次再这么疼我一定要杀了你。”

评论(14)

热度(99)